您現在正在瀏覽: 首頁  >  行業新聞
低飛旅游今年6月底前出政策 空域改革或破局

低飛旅游今年6月底前出政策 空域改革或破局

發布時間:2015-01-23   瀏覽次數:904  

 2015-01-22 來源:21世紀經濟報道 作者:定軍 陳海銀  

 

低飛旅游今年6月底前出政策 空域改革或破局

  驚險刺激的飛行旅游要來了。

  根據1月21日中國政府網公布的《國務院關于促進旅游業改革發展的若干意見》(以下稱《意見》)任務分解表,今年6月底前,國家發改委、民航局、交通部等部門要出臺涉及郵輪游艇旅游、低空飛行旅游的具體措施。

  這使得行業內感到低空放開的腳步臨近。

 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通用航空產業研究中心主任高遠洋指出,從趨勢來看,2016年低空放開有望突破,“但是具體政策出臺,還需要過程!彼f。

  2010年11月,國務院、中央軍委印發《關于深化我國低空空域管理改革的意見》,提出積極穩妥推進低空空域管理改革,最大限度盤活低空空域資源,促進通用航空事業健康有序發展。

  上述意見提出,2011年前在局部地區進行改革試點,2011-2015年,在全國推廣改革試點,逐步形成政府監管、行業指導、市場化運作、全國一體的低空空域運行管理和服務保障體系。

  2016年-2020年為深化階段,使低空空域管理體制機制先進合理、法規標準科學完善、運行管理高效順暢、服務保障體系完備可靠,低空空域資源得到科學合理開發利用。

  2014年11月21日全國低空空域管理改革會議召開,該會議審議了《低空空域使用管理規定》等四個管理辦法。國務院副總理、國家空管委主任馬凱指出,要最大限度盤活低空空域資源,促進通用航空產業快速健康發展,為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等做出更大貢獻。

開放低空需提升管理水平

  據 1月21日公布的《意見》任務分解表,今年6月底前,要出臺涉及郵輪游艇旅游、低空飛行旅游的具體措施。

  此前各地一些低空飛行組織期盼已久。一些飛行培訓價格不菲,有的高達數十萬,其中涉及到直升機和固定翼飛機的執照價格還不一樣,但是市場仍存在。不過,即便是拿到了飛行執照,由于目前低空仍未放開,這些執照意義不大。

  低空一般是指全國范圍內真高1000米(含)以下區域,目前在發達國家早已放開,而中國不僅未放開,就是1000米以上的空域,也管制嚴格。

  對此, 湖北大學商學院旅游系主任熊劍平認為,說到底,還是當前的管理水平不夠。

  他曾在上海浦東機場遭遇過一次延遲起飛18小時的經歷。熊劍平稱,“這在國外是難以想象的。在很多偏冷地區,即使是外邊大雪紛飛,飛機照常起降。但是中國來一場大雪或者極寒天氣,大部分機場的飛機都得停飛!

  所以低空飛行作為一個新的旅游業態,能很大地促進旅游業的發展,但是可能最后實施不會那么快。

  “最大的原因是管理水平落后,不只是一個部門,而是涉及到機場以及整個空管等部門!彼f。

  中國低空旅游放開遲緩,是大量的中國人愿意到海外旅游的重要原因之一。比如2014年原籍中國湖北鄖縣81歲的閔姓老太太,在澳大利亞飛行跳傘,曾引起社會的關注,但是中國一般居民飛行跳傘,還不多見。

  中國民航大學機場學院綜合交通研究所所長歐陽杰指出,國家空管委現在著力推進低空開放的問題,2015年是“三步走”試點最后一年,“今年在低空開放領域或會有大的舉措,應該出現一個利于低空航空旅游的局面!

空域改革或破局

  而低空旅游實施的本質,可能意味著中國通用航空時代將到來。

 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,目前美國有1.9萬多個通用機場,而中國只有幾百家。美國有通用飛機20多萬架,相比中國2000架左右的數量,幾乎不可同日而語。

  通用飛機,指的是除了軍事、警務和客運、貨運等之外的民用飛機,這包括休閑觀光、農用飛機、私人飛機等。放開低飛旅游,這意味著整個低空領域將放開,同時機場、通用飛機制造業,以及培訓等行業都會取得大發展,不過,這個放開仍有限。

  截至目前,《低空空域使用管理規定》草案正在征求意見。根據一家航空飛行網站公布的草案內容,未來低空空域將實行動態管理,靈活使用。

  比如,在軍航戰備訓練和執行緊急任務需要使用低空空域時,可將監視、報告空域調整為臨時管制空域;遇有緊急突發事件、地方政府組織重大活動、軍用機場無飛行活動等情況時,可臨時調整低空空域類型,適時放寬低空空域使用權限。

  空域類型調整由飛行管制分區主管部門負責,報飛行管制區主管部門備案,由民航地區飛行情報管理部門向社會公布。如需長期調整空域類型,按照空域劃設權限申報批準。

  對此,北京航空航天大學通用航空產業研究中心主任高遠洋指出,放開低空并不是意味著不用管了,只是說飛行申請上報后,不需要審批。

  “放開仍是有條件的,不同的空域管理的松緊不一樣!彼f。

  多年以來,中國空域管制過嚴,飽受社會詬病。典型的例子是,各大機場航班不晚點才不正常,而如北京首都機場等繁忙機場,起飛延遲是經常的事情。

  這與整個空域中民航使用少有關。不少專家指出,中國空域民航使用率不到20%,而國外80%的空域都是民用的。

  此外,中國民航大學機場學院綜合交通研究所所長歐陽杰表示,很多軍用機場主要建在大城市周圍,隨著城市發展快,大城市周圍空運太繁忙,另一方面,中西部很多空域卻沒有很好運用。

 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,因為目前中國空域改革進展慢,各地通用機場的建設以及飛行員培訓遠遠跟不上步伐。高遠洋就認為,隨著未來低空領域的放開,中國要建設幾千個通用機場,需要幾萬個飛行員,這還是保守的估計。

  2014年 11月21日全國低空空域管理改革會議審議了《低空空域使用管理規定》等四個管理辦法,國務院副總理、國家空管委主任馬凱指出,下一步要創新體制機制,完善法規制度,提升技術支撐,優化保障服務,確保安全穩定,最大限度盤活低空空域資源,促進通用航空產業快速健康發展。

  根據了解,目前低空領域放開仍存在很多爭議。主要在于低空開放后低空飛行的安全管理問題上各方有不同的看法,這需要民航、軍方和發改委的部門做進一步的協調

  “將來很多軍用機場可以考慮讓民航來托管,轉為民用! 歐陽杰說。